首页 深圳哪里有超度婴灵

深圳按生辰八字还寿生债方法,中元刚过,你见鬼了吗?

2024-07-03 本文已影响 167人  未知

太阳落山了,雨下的好大。

“砰砰砰”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。小林跑去开门,门口站了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孩,他并不认识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先生,我是过路的,正要回家突然下雨了,您能不能让我进屋躲躲雨?”女孩低着头,声音不大。

“啊,可以啊,快请进。”小林连忙侧身让她进来,又去洗手间拿了一条干毛巾给她。

女孩接过毛巾,怯怯地坐在沙发一角,不发一言。

“我给你倒杯热水吧,你随便坐,别拘谨。”小林见女孩一副紧张的样子,有点不知所措。

等小林从厨房出来,女孩还是同样的姿势坐在沙发上,从她身上淌下来的水浸湿了沙发,一直淌到了地板上。女孩瑟瑟发抖,水滴还在不停地从她的头上滴下来。

正在这时,门锁转动的声音传来,老婆回家了。小林心中一松,独自面对一个陌生的女孩,他还真是有些紧张。

“这是……”老婆一进门就看见女孩了。

“哦,她是过路的,被大雨隔住了,来咱家避避雨。”小林赶紧上前,接过老婆的包,说。

“姐姐。”女孩突然站起来了,对着他们叫道,同时抬起了头。被浸湿的黑发间,是一张清丽的脸,只是脸色一片苍白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小林的妻子看着这张脸,越看越熟悉,越看越心惊,“你是……蓉蓉?”

“是我啊,姐姐,没想到吧。”女孩笑了,脸皮扯动,一缕鲜血从额头流下。她没有理会,继续说:“去年公司在这里聚会,这是我最后到过的地方,我记不起回家的路了,我只记得这里。姐姐,你带我回家好不好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小林夫妻俩看着女孩诡异的样子早已经说不出话。

“姐姐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到山下,你知不知道,我的头磕到了大石头上,好疼啊!是因为我要取代你经理的位置吗?所以你要杀我?你好狠呀!”女孩扭动着脖子,神情扭曲地说。

“那都是你的命!你为什么要来找我?你已经死了,死了还来找我!”小林的老婆咆哮着,很疯狂。

“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哈哈哈,今天是中元节,鬼门大开。我是特意来找你的,跟我走吧,杀人偿命,你也活不了!”说着,女孩扑向了小林的老婆!

“啊!”一声尖叫打断了故事。

我摇了摇头,现在的女孩呀,胆子不大,嗓门不小。

“然后呢?然后怎么样了?”对面的两个小姑娘一边揉着胸口,一边问我。

“然后,没有然后了。”我拿过她们的酒杯,开始冲洗杯子。

“这是最精彩的地方,继续讲啊!”白衣服的女孩催促道。

“更精彩的是,”我看了她俩一眼,两个脑袋迅速凑过来,“今天是中元节,外面天黑了,你们是要听故事然后撞鬼,还是赶紧回家?”我指了指一边的日历,“七月十五日”五个大字分外明显。

“这……”俩姑娘互相看了一眼,留下句“明天听结尾啊!”就跑出去了。年纪轻轻的小姑娘,偏爱听鬼故事,现在的年轻人啊。

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八点,时间并不算晚。往常的这个时候,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可今天不同,今天是中元节,民间传统的鬼节。

每当这一天,大街小巷,凡是有十字路口的地方,一蓬蓬的篝火熊熊燃烧。正烧着是一兜兜的纸钱纸锭,个别人家还会抬来金库银库,跳跃的火光下,映照的是一张张虔诚的脸。人们坚信,自己送去的钱财会令亲人在下面衣食无忧。

我姓马,是这间酒吧的老板。我的酒吧开在小巷子里,可是这并不影响我的生意。只不过今天这个时节,客人稀疏,除了刚刚赶走的两个小妹妹,只剩下三个人——一个很胖很胖的胖子,一个干练的女白领,一个年轻的打工仔。

“三位,难得今天人少,我们一起坐下聊聊天吧,今天的账单算我的。”我擦擦手,走出吧台。

“这怎么好意思呢。”胖子对我笑了笑。

“好啊,今天人这么少,凑在一起热闹。”女人一身名牌套装,一看就是商业区工作的高级白领。

“相逢即是有缘。”年轻人很热情,主动把自己的东西搬了过来。

“既然遇到了就是缘份,你们看今天这个时节,到处都是烧纸钱的。”胖子一副自来熟的样子。

“可不是,我忙的忘记了今天是中元节,要不然我是坚决不会晚上出来的。”年轻的小伙子一脸的深以为然。

“为什么?”女人柳眉一挑,精致的妆容一丝不苟。

“因为今天是鬼节。七月半,鬼门开,没有人会愿意触霉头。”我解释道。

“嗤!都什么年代了,还相信这些?你当我是那两个小毛丫头啊?”女人的脸上掠过一丝嘲笑。

我为作声,低头一笑,精心修剪的八字胡勾勒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。

“诶诶诶,可不敢这么说!”胖子听了女人的话,连忙挥手道:“平日里说说也就算了,今天是中元,可不敢瞎说话!”

“你这么大的块头也怕鬼?”女人精致的眉眼一瞟,有些不屑。

“不是怕鬼,鬼没什么好怕的,人有好人和坏人,鬼也有好鬼和坏鬼。怕是不用,但不能没有礼貌。”胖子回答的一本正经。

“煞有其事。”这种说辞显然是不能说服女人的。

“既然今天有缘聚在这里,我就给你们讲讲我的故事吧。我要强调,我不是怕鬼,但是……我真的见到过鬼!”

胖子的故事:

说起来,我跟中元还是很有缘分的。因为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是的,我是中元节出生的。不仅是中元节,而且是子时,正是鬼门大开的时辰,我出生了。

所以,我有一个异于常人的地方,就是——我能看见鬼!你们没听错,在我八岁之前,我能看见鬼!

我是在乡下奶奶家长大的,我要给你们讲的就是我生日时的故事。

打从我记事起,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过生日。不是因为有礼物,而是每当我过生日的时候,家里和村子里就会有好多好多的人,比赶大集还要热闹。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还有一些人穿着电视里那些古人一样的衣服,走来走去,可好玩了。

奶奶家的村子并不大,年轻人不是去城里打工,就是举家搬到了镇上,留在村里的人很少。可是,每年我过生日的这天,就会出现好多的人,热热闹闹的,还有好多小孩子跟我一起玩,真是比过年还要热闹。所以,从小时候开始,我最喜欢的就是过生日。

到了我八岁生日的前一天,我高高兴兴地等着明天会有好多小朋友跟我一起玩的时候,爸爸妈妈突然从城里回来了。算起来,我已经快两年没有见到他们了。

妈妈对我说,她跟爸爸在外打拼了这么多年,终于攒下了一点积蓄,我就要念小学了,他们打算接我和奶奶一起去城里住。妈妈摸索着我的圆脸蛋,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,她跟我道歉,说这么多年都没管过我,也没给我过过生日,她觉得对不起我。

奶奶也在边上掉眼泪,爸爸坐在另一边的藤椅上,轻轻地揉了揉我的脑袋。

他们都好奇怪呀,为什么都是一副对不起我的样子?我当时困惑极了。我对他们说:

我没有觉得不好呀,虽然你们陪不了我,可是我每年生日都有好多人陪我过,还有好多小朋友呢!我的生日都好开心!

听了我的话爸爸妈妈都是一愣,然后一齐看向奶奶。奶奶也是一愣,不解地说:哪有人啊,咱们村子里是一年比一年人少,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十口子,小孩子就咱家胖儿一个。

是不是外来的?爸爸问奶奶。

没有没有,穷地方哪会来外地人?奶奶很肯定。

他们三个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,一时间我很气愤,他们居然不相信我!

我大声地说:就是有好多人,有叔叔阿姨,还有爷爷奶奶,还有好多的小朋友。咱们家里都站满了,村里也到处都是人,每年我过生日都可热闹了!

爸爸妈妈和奶奶都瞪着眼睛看着我,表情很奇怪。过了好久,才听见奶奶颤颤地说:咱家胖儿是在鬼门开的时辰出生的,生在中元,那么多人,莫不是……

我只记得奶奶颤抖的身体,爸爸瞪大的双眼,和妈妈捂着脸嚎啕的哭泣。

那年,我没有见到我的朋友。爸爸妈妈中午便带着我和奶奶去了城里,找到了一间好大好大的寺庙,我的八岁生日,是在庙里过的。

等到走的时候,方丈爷爷送了我一尊玉佛吊坠。我挂在身上,从此以后便再也没有见过那些奇怪的行人和伙伴。

胖子说完,恭恭敬敬地解开衣扣,拿出那尊吊坠。晶莹剔透地玉石,看得出来,是在身上佩戴多年了。

“我始终都相信鬼的存在,因为我亲眼见过。但是,我从不怕鬼,我相信鬼跟人一样,有好有坏,我不害他们,他们也不会轻易害我。”胖子的眼神穿过了速食店的玻璃门,落在道口的一处几乎烧尽的纸钱堆上,仿佛是在凝视那些年少一起游戏的伙伴。

“不是有意冒犯,”女人放下手中的杯子,说:“可是真的是很颠覆我既有的世界观,我是个无神论者。”

“其实鬼神之说还真是很难说,我原本也是不信的,可是经历过一件事之后,我便开始相信,这世上是真的有鬼!”小伙子收起了刚才的笑脸,一脸严肃地说:“我也讲讲我经历过的一件事吧。”

小伙子的故事:

我是做销售的,你们也知道,做我们这行就是天南地北的跑市场。干了快六年了,中国的城市我几乎已经跑遍了。我要跟你们讲的这件事,就发生在我在贵州跑市场的路上。

云贵高原的地貌二位应该有所了解,路是极其不好走的,我在那翻山越岭靠的就是长途客车和一双腿。我的故事,发生在客车上。

那次我是准备从织金去往贵阳,一路都是盘山道,风景特别美。我坐的是那种45人的大型巴士,在半路上车,我上车的时候已经坐满了人,只有靠门口的地方有一个空位。

坐在我边上的是个老婆婆,看打扮应该是苗人,很大年纪了,一脸褶子,满头银发。我一坐在她身边,她就冲我笑,非常温暖,我一下子想起了我的奶奶。

大巴缓缓行驶在路上,我在摇摇晃晃中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,我被老婆婆拍醒,看看外面,已经接近黄昏了。我迷迷糊糊地睁眼,环顾了一圈,发现周围人都睡着了,只有老婆婆一个人精神奕奕地看着我。

我脑子还有些懵,就跟婆婆说:婆婆你叫我做什么?

婆婆笑着说:孩子,快要天黑了,你赶紧下车吧。

下车?我懵了,这是哪儿呀?

她见我不断地向窗外张望,就拍了拍我的肩,对我说:下车往回走一里地有一个庄子,你赶紧走,天黑之前进庄,找户人家休息一晚,明早再赶路。

为什么呀?这车不是到贵阳的吗?我要去的是贵阳,不怕晚。

听话孩子,你不能坐这辆车,赶快下车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,快走!一边说着一边推我,她虽然年纪大了,但力气却一点都不小。

司机好像听见了我们的对话,缓缓地将车停在路边,打开了车门。我被老婆婆直接推了下去,随后车子马上就启动了。就这样,我被扔在了路边。

刚刚睡醒的大脑彻底清醒了,我被人扔下了,还是个看起来很慈祥的老婆婆!一肚子的火气却无处发泄,我原地转了两圈,无奈地捡起行李往回走,去找那个婆婆说的庄子。

很顺利地,我找到了庄子,借住了下来。跟主人家聊天的时候提起了那辆大巴和老婆婆,男主人安慰我说:苗族婆婆多半都是有些神力的,她赶你下车说不定也是为你好,今晚就不要出门了。年轻人出门不看黄历,今天是七月半呀!路是鬼走的路,年轻人,莫要与鬼争道。

我一向是不相信鬼神的,对于男主人的话也不很上心。吃完饭,早早便洗洗睡了。

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早我就启程离开了庄子。直到到达贵阳,在商店的大屏幕上,我看到了一则新闻,画面上那辆掉到山崖里正在冒烟的大巴,不就是我昨天做过的那辆吗!

仔细看看车牌,没错!坠崖?无一生还?我这是捡了一条命?!

之后,新闻播音员的话将我再次打入冰窟:据本台记者调查,失事大巴于昨日中午于织金客运站出发前往贵阳,行至马场乡附近时,由于转弯失灵侧翻到悬崖下,车上包括司机在内13人全部遇难……

13人?我坐车的时候明明车上坐满了人!

遇难者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,十三个人,没有老婆婆的身影!

小伙子的故事戛然而止,他没有继续讲下去,只是静静地坐着。也许,又到了中元节,他又想到了那个救了他一命的鬼婆婆了吧。

“真是难以置信。"女人的脸色有些晦暗。

"所以说,世界上还是有鬼的,不过鬼并不都是可怕的。你看,我们俩遇到的不都是好鬼吗?"小伙子送了耸肩,轻松地说。

"对啊,世界是大家的世界,没什么怕不怕的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。"胖子点头说道,"欸,外面要下雨了吧,不跟你们说了,回家啦!"说完挥挥手,直接走出了酒吧。

“是要下雨了,我也先走了,姐儿们你也早点回家吧。”小伙子看了看外面,对女人说。

他们走了,大堂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相对而坐。

“女士不回家吗?”我问。

“回家也是一个人,不如在外面多坐坐。”

“今天可是中元节,不怕吗?”

“鬼也不都是坏的,刚刚那两个故事不就是吗?”女人转过身面向我,说:“光顾过很多次了,还没请教老板怎么称呼?”

“免贵姓马。”

“马老板,”女人笑的风情万种,“幸会!有个问题,你刚刚给那两个小姑娘讲的故事,结局是什么呢?”

“那个故事啊,”我捋了一下胡须,说:“不过是骗骗小姑娘罢了!小林的老婆对小姑娘确实有杀心,不过她没有得手。那个小姑娘也是个有本事的,早早就跟小林暗渡陈仓,他俩趁机设计了一个圈套,冒充鬼吓他的老婆。小林老婆被吓的冲出了家门,被过路的货车撞死了,一场精心设计的谋杀,完美!”

“怎么会是这样?我还当是鬼故事呢。”

“哼,比鬼怪更可怕的,是人心。”我意味深长地望向外面。

“谢谢您的酒,还有故事!”女人举起酒杯。

“客气!马某倒是要多谢葛小姐的经常光顾。”

女人低头一笑,喝了一口酒,猛然一惊:“你怎么知道我姓葛?”

“葛嘉莉小姐,我当然知道,不单如此,我还知道你最近的困扰。”我微笑着说。

“你……”女人吃惊地望着我,我却自顾自地为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。

“你家里的卫生间总会在半夜自动冲水;客厅的挂灯一到下半夜就会乱闪,修也修不好;公司就更奇怪了,复印机只要下班没有切断电源,就会自动复印,复印时间总会指向午夜零点;你的休息室,只要在外面敲门一定会从里面得到回应,尽管里面没有人……还要我继续说吗?”

我转身看向她,只见她的脸色有些发白,我笑了笑,继续说:“你以为有人在故意整你,还请了私家侦探调查,却一直没有查出结果。你很害怕,同时,你很愤怒!”

“你……你究竟是谁?”葛嘉莉站了起来,颤抖地指着我问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是鬼在报复你呢?”我喝了口酒,够劲儿。

“鬼?不……不会……不会的,鬼不都害人的……它们也会救人,你刚刚也听到了!我没有害过别人,怎么会招来鬼?!”女人有些疯狂。

“可他们不是别人,他们都是你的孩子,被你打掉的孩子,无法重新投胎的婴灵。”我没有理会她的指责,继续说道:“五个灵魂,原本是可以投胎做人的,可是你却为了你的自私杀死了他们,他们的灵魂留在你的身边,他们没想过害你,他们只是想问问,为什么不给他们机会活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孩子……”女人愣住了,身体软软地滑到地上。

“我说过,人心比鬼怪更丑陋。他们没有想过害你,你却杀死了他们。”我站起身,俯视着她说:“害人性命,当减阳寿!很遗憾,你的路走到头了。”

“你究竟是谁?你究竟是谁?!”女人痛哭间抬头望向我,妆容已然狼狈不堪。

我拉过搭在一边的外套,披在肩上,对她说:“鬼门开了,上路吧。我刚刚说过了,我姓马,牛头马面的马!”

下一篇 上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